不知喝了多少,杨振宇满目迷离,说话含糊。乔非也有些头晕脑胀,为了灌酒不那么明显,他谁都敬,喝了真不少。

    凌飞和陆博跟个没事人一样,醉意全无。陆博是因为他喝的果汁,凌飞则是因为他海量。这具身体或许以前并非海量,可经过归一决的长久锻炼,身体异常强大,对酒精也有很强抗性。

    杨振宇到了这种程度基本可以问了,乔非拍拍脸让自己恢复精神:“振宇,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今天看起来很不正常。”

    杨振宇满脸苦涩:“我爸摊上麻烦了。”

    “你爸爸?”凌飞想了想,貌似杨振宇没有和他们说过关于他爸的事。

    “什么事?”乔非问道。

    杨振宇自己端酒倒了一杯,自斟自饮,满目无奈:“我爸是丽人美妆公司的一个小组长,主要负责后勤。”杨振宇又灌了自己几杯,苦笑着,“你们知道最近丽人美妆的情况吗?”

    乔家从商,对那些东西很熟悉,乔非有所了解,想了想道:“挺麻烦的,从上中下来谈吧。上面……”乔非扫了眼凌飞,“上面是陈家施压,丽人美妆举步维艰;中间是仰仗陈家鼻息的那群人,也没少对丽人美妆动手;下面的话便是新起的一家化妆品公司。这家化妆品公司主打中草药化妆品,纯天然无任何伤害,噱头十足。并且这家公司后面应该是有言度医药和渭水集团的支撑,后劲十足,真有可能扳倒丽人美妆。”

    凌飞心中一沉,情况比想象中还要糟,那个妮子承受这么大的压力却一言不发,确实是自己害苦她了。事情全因自己而起,让她陷入这般麻烦。

    “唐娉婉身后是唐仲英,不止于此吧?”陆博问道,唐仲英的江湖地位谁都会给他点面子,这么多人动手未免太过了。

    “因为陈景山即将高升。”乔非摇头,“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进京啊,仕途无量。”

    陆博沉吟片刻:“如此倒是可以理解,不过……进京,以陈景山的能力来说不是不行,资历未免稍欠,此番进京,看来是有贵人背后相助。”

    陆博如此评价让乔非大笑:“老四指点江山啊!陈景山你也如此随意的评价。”

    陆博笑而不语。

    “振宇,你继续说。”凌飞道。

    杨振宇又喝了一杯:“和乔非说的一样,现在丽人美妆有一个对头,两方竞争有一段时间了。本来是那家化妆品公司领先,就在最近丽人美妆却研究出了新的化妆品,也是中草药化妆品,而且它的功效更强大,超乎想象的强大,竞争力绝对压倒对方公司。”

    “有吗?我好像没听过这个消息。”乔非微异,如果真有的话,那在对下方面唐娉婉应该可以稳住甚至致胜,而后再想办法解决上面和中间的压力。

    “没听过很正常,因为就是前些天才出来,还未面世。”杨振宇摇着头,“小道消息很多,纸包不住火,公司里这样的言论很容易就传出来。然后,对方知道了。”

    众人倾听,杨振宇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我爸以前是渭水集团的员工。”杨振宇突然来了这一句,好似和前面毫无关联,可凌飞却是心中一动。

    “难道说……”陆博低语。

    “渭水集团支持那家公司……我不知道我爸和渭水集团之间发生过什么,他们来找我爸了。”杨振宇喝了酒说话前言不搭后语,想到什么说什么,可到了这个时候凌飞三人大致都能推测出一些东西来了。

    “他们的目的就是丽人美妆的新化妆品,因为是后勤部,我爸经常可以去丽人美妆的实验室,且没人觉得不妥……”杨振宇舌头有点大了,说话越来越含糊,眼神迷离,“所以,他们,他们就叫我爸去偷配方。”

    凌飞眼睛一眯,果然如他所料。陆博乔非两人也是如此神色,都猜到了。

    “我爸不肯,他们百般威胁。”杨振宇苦笑,“不仅我爸,恐怕我都有危险了。”

    “下作。”陆博冷哼一声。

    “没有办法,我爸被逼无奈只能过去,就是昨晚的事情。”杨振宇攥紧拳头,“然后……我爸被逮住了,已经进了拘留所。今天早上我妈给我打电话,我整个人都傻了……我妈说,很严重,要坐牢啊!”

    杨振宇的话都说完了,大家都明白怎么回事了,难怪杨振宇这一天六神无主。

    陆博看向乔非:“乔非,你家在新城还可以,能不能帮下忙?”

    杨振宇身体一震,看向乔非。

    乔非想了片刻道:“帮是能帮,但是,恐怕不容易。”

    “怎么说?”杨振宇急忙道。

    “商场上这种事千刀万剐都不为过,破坏行规,该死!”说完乔非察觉不妥,怎么说也是杨振宇的爸爸,忙转移话头,“振宇爸爸得罪了丽人美妆本来就很麻烦,并且,恐怕渭水集团那边也不会放过他。”

    “唔。”陆博低眼,想明白了。渭水集团要名声,如果供出他于他不利,也就是说杨振宇父亲必须消失。

    “我甚至害怕渭水集团那边会不会让人在监狱里就把振宇爸爸解决了……”乔非眼中不乏担心,这是极有可能的事。杨振宇父亲的事情比想象中还要糟,非常糟!

    杨振宇神色大变:“那,那怎么办?乔非,你快帮我想想办法。”

    “这……”乔非皱紧眉头,不容,很不容易啊!

    陆博也开始深思,该怎么办?

    “乔非。”这个时候凌飞开口了。

    三人看了过来。

    凌飞神色冷静:“耽误之急,你让你父亲想办法保证拘留所里振宇父亲的安全。渭水集团能在拘留所里动人,我不信你们没有办法在拘留所里保人。”

    乔非眸光一定:“我现在就去找我爸。”话音说下乔非站起身掏出手机往外走,事不宜迟,因为渭水集团肯定也这么想。

    杨振宇望着乔非心中急切,坐牢都先不说,生命危险才是现在面临的重大问题!

    陆博似是想到什么看向凌飞:“凌飞,我觉得,振宇父亲的事情还得你来解决。”

    “我知道。”凌飞抬手,他知道陆博是什么意思,他也这么想。唐娉婉!

    “什么?”杨振宇不明所以。

    陆博沉吟道:“凌飞,你和唐娉婉到底是什么关系?你能说动唐娉婉吗?这才是问题重点,乔非保下振宇他爸之后想要让他无罪只能唐娉婉这边想办法。”

    “我知道,尽力一试。”凌飞道,却未提和唐娉婉的关系。说实话,他也不知道唐娉婉会不会答应,按乔非之言此乃商场禁忌,杨振宇父亲触犯必然让唐娉婉愤怒。并且,这一次非比寻常,丽人美妆面临最危险境地,杨振宇父亲此举是在要唐娉婉公司的命!如此,唐娉婉怎么可能容易说动。

    凌飞已经害得唐娉婉腹背受敌,朝不保夕,现在又向她提过分的要求,这么想都不大可能成功。唐娉婉是有多没脾气才能同意?

    凌飞知道这一点才不敢给杨振宇打保票,唐娉婉极有可能不同意。换一个人凌飞可能就强迫了,可这个女人凌飞没办法,他亏欠她很多。

    陆博略微思索,尽力?看来应该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不过也不好说,也可能是凌飞考虑到唐娉婉难以向公司交代,认为唐娉婉不同意所以这么说吧。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