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嫣然一直在旁边看着凌飞,想了想走了前:“凌飞。”

    凌飞顿足,扭过头:“怎么,有事?”

    “……”凌飞平淡的语气让任嫣然提不起再说话的念头,低低道了一声,“没事。”

    既然没事,凌飞便直直往舞台走去,确实快到他了。

    任嫣然微微嘟嘴,真是,哪个男人见到她不想多聊几句,唯独这个家伙,见了她和见了老虎一样,一点都不想多说两句。这让她很受打击,怎么说自己也是个无敌美少女吧?竟然这么没有吸引力,真是的,肯定这家伙就是个木头!

    奇怪了,那他们班级传出喜欢自己还写了情书是怎么回事?真有这回事吗?现在任嫣然深表怀疑。如果真的给自己写情书,至于这么冷淡么?

    换做以往,任嫣然就觉得是为了吸引自己的目光而故意装高冷,这么多次看下来显然不是,他连和自己聊天的兴趣都欠缺,怎么可能是故意的。

    想着任嫣然很烦躁,凌飞这个家伙到底怎么回事嘛!写了情书为什么这么冷淡!

    男女之间的情丝很玄妙,微秒的关系变化,环境变化,哪怕仅仅是一言一行,都能波动这根情丝。它说不清道不明,很多时候连它怎么出现都不知。正所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虽然不明白情的诞生,却有人总结出情的开始,便是凌飞和唐娉婉说的话:好奇!对一个人有了好奇,有了想要了解的心,那么离情不远了。

    任嫣然不知道,对凌飞越发的上心,正是她陷入情网的开始。

    轮到凌飞上台,今天只是彩排,钢琴这种东西来回搬很麻烦,所以台上连钢琴都没有。凌飞就只是上去过了个场,有学生会成员给他详细说明了到时候的具体情况,各类细节。

    而后凌飞便下台,他有些无语,就这种程度的东西还无数个电话找他,有病吧?果然还是学校里的学生,做事都比较刻板认真。

    不过,凌飞没上台表演其他表演的大有人在,不然你以为那群看热闹的人是干什么来的?任嫣然即将开始表演。

    任嫣然是位多才多艺的女孩,歌舞俱全,每年各种活动晚会都能看到她活跃的身影,她最初的人气就是这么聚拢起来的。

    凌飞本来是准备走的,听到山呼海啸声不由得开始关注。

    舞台上任嫣然步步生莲,姿态万千,走上了舞台。台下的学生高呼起来,大叫任嫣然,热烈的山呼势要将房顶都掀开一般。

    台上的任嫣然对着台下鞠躬,美丽的汉裙带着款款的姿态,美得让人窒息。两侧巨大投影将美丽的任嫣然印在其上,让她的美丽放大了无数倍。

    悠扬的乐声扬起,众人心中一动,《神话》!

    乐声起,任嫣然随之而动,曼妙身姿翩然而舞。翩然挪转,长裙飞舞,若翩飞彩蝶,欲要凌空而去,舞出一段欢愉的舞步。片刻舞蹈的感觉变了,舞蹈中的人儿似在为不甘命运抗争着,挣扎着,舞步踉跄凄凉。

    凌飞本来随意的目光渐渐凝实,舞台之上的人儿仿佛是为爱挣扎追寻的痴儿,可因为种种束缚,永远无法与最爱的他在一起,那股痛苦挣扎任嫣然似透过舞蹈传递给在场所有人。

    她的舞步开始时是如此雀跃,此刻却如此让人哀痛,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和痛苦。大屏幕上的人儿面容挣扎苦痛,随着音乐舞蹈融入情绪。

    漫长痛苦的等待,那位美丽的人儿终于等来意中之人,可一切都变了。她是她,他却不是他。一曲悲凉,一舞情殇……

    音乐渐渐缓下,舞步也渐渐缓下,翩然的舞步中透着一股无奈和不甘。无可奈何花落去……

    音乐停,台下轰然叫好!山呼声比之先前更甚,整个会场的地面都在震动。

    凌飞的目光多了一抹欣赏,真的很棒。他看过不少,略懂一些,任嫣然将民族舞蹈融合现代舞,别具魅力,格外精彩。这样的舞蹈更加了契合此曲,更加展现任嫣然本身的独特气质。

    任嫣然额头冒着点点细汗,听着下面山呼声她宛然而笑。美丽的笑容在大屏幕上完美展现,美得不可方物,台上更是狼嚎一片。

    人生最快意之事莫过于受他人认可,自己的舞蹈能让他们这么喜欢是任嫣然很快乐的事。所以她喜欢参加晚会,她喜欢大家对她的认可。

    带着笑意任嫣然走回后台,会后台一眼就看到靠在一旁的凌飞,她微微一顿。

    “很棒。”凌飞牵起嘴角由衷夸赞。

    任嫣然一愣,凌飞好像是第一次和她主动说话吧?心底莫名生出几分窃喜,来得莫名。

    “谢谢。”任嫣然想要窃笑,又觉得在凌飞面前太丢脸,勉强自己板起脸来,这样子反而显得她更加可爱。

    凌飞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任嫣然错愕,嘴巴微张,就这样走了?这个人怎么回事嘛!讨厌!任嫣然莲足一躲,有些气恼。

    凌飞出来后看到林韵兮,她对凌飞道:“记住刚刚肖琳和你说的话。”

    “安啦。”凌飞摆摆手头也没回离开。

    徐良奈不知道跑哪去了,凌飞出来后都没有看到他,不过也不在意,一只小蚂蚁而已。

    凌飞出会场,一路上人群拥挤。看完了任嫣然的表演之后那部分看热闹的同学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他们就是为任嫣然的舞蹈而来。

    确实,这样舞蹈值得这么多人来看,凌飞暗自点头。他看了任嫣然的舞蹈也觉得这样的表演值得这般关注,无关任嫣然的颜值,单是这样的舞蹈足矣。

    凌飞回班级,今天出奇的宿舍三个人都来上课,这是破天荒的事。开学至今四人一同上学的次数屈指可数,主要是乔非和陆博两人,这两人一个不想上一个不需要上,整不到一块。

    “今天吹的是什么风。”凌飞笑着坐在他们占好的位置上,“你们竟然都来了。”

    “别问我,我是乔非拉过来的。”陆博低着头在玩数独,这半大小子除了数独就仿佛世界无爱了一般。

    “偶尔也上上嘛。”乔非笑了笑,看着凌飞的目光还带着一丝歉疚,昨晚的事他一直觉得愧疚。

    凌飞看了眼杨振宇,这个多话的今天怎么沉默了?一看杨振宇凌飞眉头一挑,杨振宇有些心不在焉的样,看着桌子发呆。

    “振宇?”凌飞唤了一声杨振宇也没有回过神。

    凌飞看了眼乔非陆博,两人也怪异看向杨振宇,这家伙今天怎么了?

    三人的瞩目杨振宇似有所感,抬起了头:“你们这么看我干什么?”

    “还问我们,我亲爱的老二,问你干嘛才是。”乔非问道,“你怎么了?愁眉不展的?是不是追不上喜欢的小姐姐了?没事,可以来找我啊,我的手段你是知道的,手到擒来!”

    杨振宇勉力一笑:“没什么,只是心情不好。”

    凌飞心中一动,和乔非对视一眼,显然不是,杨振宇应该是有什么事。不过既然杨振宇不说他们也不便多问,如果想告诉他们杨振宇自然会说。

    “有麻烦尽管说,能帮的我们尽量帮。”凌飞道。

    杨振宇笑了笑:“我知道,我真没事。”

    “这么正经的说话才证明有事。”陆博干脆利落点出问题重点。

    “……”杨振宇。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