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娉婉醒来洗漱了一遍,略施淡妆便出门。打开房门后看了眼凌飞的房间,缓步走过去敲了两下门,也不管里面是否有人、是否听得见,转身下楼。

    一下楼唐娉婉黛眉一挑,琼鼻微微动了动,闻到一股香味。她朝厨房望去,清冷的美眸带着一缕新奇,抬脚走去。

    凌飞将两碗面端到餐桌,旁边两个盘子放着两颗荷包蛋。正转过身便看到唐娉婉站在门口,他微微一笑:“来,吃个早饭再上班。”

    唐娉婉神色微异:“你,做的?”

    “这里貌似就我们两个,不是我是鬼吗?”凌飞笑道。

    唐娉婉在位置上坐下,拿起筷子夹起面条嗅了嗅,试着放进嘴里,优雅抿嘴轻轻嚼动。片刻黛眉一挑,不算好吃,却也不算难吃,就是家常水平,能入口。

    “怎么样?”凌飞笑问道。

    “一般。”唐娉婉拿起荷包蛋上的刀叉,切下一块放入嘴里,“鸡蛋,焦了。”

    凌飞无语:“给你做饭还挑七拣八的,如果不吃完你一辈子都别想我给你做的饭。”

    唐娉婉抬眼:“滚!”

    凌飞在唐娉婉对面坐下,也吃了起来,嚼了几口摇摇头:“还真一般。”他也是什么都吃过的男人,口味也很叼。

    吃着面凌飞突然道:“婉儿,如果有麻烦尽管和我说,我能做到的事情比你想象的多,别一直一个人扛着。”

    唐娉婉一怔,淡淡道:“我们没关系。”

    “你的问题是我引起,不管我和你什么关系,我都该帮你。”凌飞道。

    唐娉婉没说话了,沉默着吃着面。

    “你是觉得我帮你是你受了我的好处所以不愿意吗?”凌飞望着唐娉婉。唐娉婉抿嘴,或许是吧,她内心不愿欠凌飞太多……

    “其实恰恰相反,是我觉得对你亏欠而对你的补偿。”凌飞道。

    唐娉婉闻言看了眼凌飞,他脸上似乎有一抹苦涩?想了想她还是略微颔首。

    凌飞轻轻叹息,这个妮子啊,帮她忙都要这么说话才行。看来她真不想和他靠得太近,又或许是她太独立了,不愿接受他人帮忙。希望是后者吧,若是前者……凌飞脸上浮现一抹苦涩。

    两人没话了,都吃着面。凌飞哧溜哧溜,唐娉婉细嚼慢咽,优雅自然。

    最后,一碗面和一个蛋唐娉婉都吃完了,一点不剩……

    “我上班。”唐娉婉拉过桌上纸巾轻拭嘴角,站起身。

    凌飞盯着唐娉婉干净的碗会心而笑,一点不剩呢。

    唐娉婉去上班,凌飞收拾一下碗筷下山前往展天啸的家里,他有事要和展天啸聊。很巧,展天啸现在在家,还没去上班。

    “凌小兄弟来了。”展老笑着道。

    “老先生现在身体怎么样?”凌飞道。

    “托小兄弟的福,我现在很好,从来都没有这么好过!”展老活动了一下筋骨,“身体都比以前有劲了。”

    “对了老先生,我这有一套锻炼之法,你有兴趣可以练习一下,对身体有好处。”凌飞笑道。

    “那就多谢凌小兄弟了。”展老笑着道,也没有拒绝。

    “老先生,你叫我凌飞即可。”凌飞笑道。对于眼前这位豁达老者凌飞有好感,都说隔代亲,凌飞可能便是这样的感受。

    “哈哈,我也觉得叫凌小兄弟别扭,凌飞,不错的名字。”展老笑道。

    展天啸苦笑着道:“凌小兄弟帮了我们很多了,又受恩惠,展某惭愧啊。”

    “展先生,你还在帮我的公司,有什么惭愧的。”凌飞淡笑,甚至还承受着因为他而起的麻烦。

    提到公司展天啸的笑容微微收敛:“凌小兄弟,说到公司有些话我想和你说。”

    凌飞见状心中一动,莫非出了什么意外?

    “你说。”

    “你和我说得柏丰草出了意外,不知道言家那边听到了什么风声,他们开始大肆采购柏丰草,还是联合薛家一起,我抢到的市场份额估计只有三分之一。”展天啸皱眉。

    凌飞沉吟片刻:“三分之一么?如果仅是打开名声三分之一的市场量也就够了,这批药物足矣。倒不是大问题,实在不行我想办法换一种药也可。”

    听到凌飞的话展天啸眉头舒展,他认为是最大的问题没想到凌飞一言解决。

    “其他问题还有吗?”凌飞问道。

    “其他就是运营上的问题,这没什么。”展天啸道。

    “那就好。唔,还有件事要提醒你。”凌飞眉头微皱,“接下来这段时间你一定要注意,不论是新办的公司,还是你的公司,都需要上心,可能会面临一些什么。”

    展天啸一顿,心绪频动:“出事了?”

    凌飞凝眸:“放心,我会尽快解决。”陈家两父子如芒在背,找机会得杀了这两人!

    不错,杀人!欲杀他而后快,凌飞不会让这样的人活在世上。按当年的脾气绝对都杀到家门口了,只不过华夏的形势不允许他这么做,这里不是混乱的战场,很多时候都要掂量。一不小心,祸及亲朋好友。

    现在,只要找到可以动手的机会,凌飞绝不会留情!

    和展天啸聊了许久凌飞将药方给了展天啸,公司可以着手开始制作,宣传并进。

    而后凌飞离开,去了学校,马上就要开始圣诞晚会,凌飞需要彩排,早前他就收到过消息,只不过一直没有去。

    ……

    圣诞晚会的举行在一间巨大会场,此刻台上是一组同学在表演相声。

    零零散散的学生会成员忙前忙后,林韵兮利落指挥着,最大效率办事。

    “韵兮,那个凌飞又没来。”成员徐良奈脸色板起来。

    林韵兮蹙眉:“打电话催。”

    “有什么用,反正没人接。”徐良奈撇嘴。

    “这家伙还想进学生会,这么不负责任,我可不同意。”旁边一位女生轻哼。

    “韵兮,你怎么同意他的要求了?”徐良奈问道,“他的名声那么不好,进学生会不是玷污我们学生会的名声吗?”

    林韵兮挽起衣袖:“他的新闻是否属实一直抱疑问,人云亦云我们学生会不能如此。而学生会的宗旨便是服务学校,有能力之人都可以收纳,为什么不能同意?开始干活。”说完林韵兮前走,准备帮忙。

    “有能力?哪看出来的?”徐良奈跟上道。

    “你今天话怎么这么多?”林韵兮问道,“有这时间多做点事。而且,凌飞的入会还未定下,何必着急。”

    凌飞的入会申请昨天林韵兮在会议上提出来过,反对和同意的人都有,而且刚好处于票数刚好的情况,两方争论不休。

    林韵兮表示可以,副会长文赋却不同意。争论许久林韵兮提出,这次的圣诞晚会名单上有凌飞这个人,如果他的表演出色便可入会。副会长文斌又有意见,提出进学生会的人一定是最优秀的,凌飞必须拿到最受欢迎奖方可入会。{新大晚会都有最受欢迎奖的传统。}

    争论良久才定下,可以按文斌的说法来,可后面的审核就全免了。

    拿到最受欢迎奖,才可进学生会,这一点相当不易。凌飞只是一个普通学生,身手方面是很好,可上台是表演,怎么比得上歌舞俱全的艺术生?怎么比得上天生有搞笑天赋的那类学生?第一名简直是痴心妄想,基本就可以确定出局。

    徐良奈撇了撇嘴,想到凌飞暗哼一声,也是,多嘴干什么,反正他也不可能得最受欢迎奖。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