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至云顶山底时唐娉婉才想到:“你不回家?”这都开到云顶山,除非让凌飞把她车子开到城中村,不然可怎么回。

    唐娉婉还不知道凌飞搬到云顶山来,凌飞也没准备说,坏笑道:“在你家住一晚不行吗?”

    “不行。”唐娉婉直接拒绝。

    “这么晚了,我也回不去了。”凌飞无奈道,“算了,前面不是有个公园,我睡里面吧。”

    唐娉婉这善良的心听这话不忍,犹豫着道:“有一间客房。”

    “那刚好。”凌飞笑道。本来想若是唐娉婉连番拒绝,他便回去,没想到唐娉婉直接答应。

    唐娉婉扭过头望着窗外,明灭不定的灯光闪烁着,快速行驶的车子将周围房子远远甩开,缓缓上行。

    到了唐娉婉家门口,凌飞直接驶入车库。车库内停着三辆车,一辆白色宝马,一辆红色跑车,还有一辆玛莎拉蒂。

    “车子还挺多,送我一辆。”凌飞打趣道。

    “滚。”

    “哈哈。”

    两人下车,进了屋内。房子内迷茫淡淡花香,沁人心脾。

    唐娉婉领着凌飞上楼,在左拐第二间房道:“这。”

    凌飞推门进去扫了几眼颔首:“你呢,你睡哪?”

    唐娉婉转身离开,回都不回凌飞,走进另外一间房内。

    凌飞微微一笑,这个妮子,还是这么冷冰冰的,可这反而让他更有征服的yu wàng。

    凌飞进房间里走了一圈,拉开柜子发现有许多未开封的内衣裤,男女都有,看来确如唐娉婉所说,是客房。他随手挑了一件便走进浴室,洗漱一番出来。

    刚出来凌飞就接到乔非的电话。

    “喂,凌飞你总算接电话了,你怎么样了,没事吧?”乔非的语调没了平时唱歌那样,很是严肃。

    “没事。”

    乔非长舒口气:“那就好……刚刚我走了,我怕留在那里会给你添更大的麻烦。”乔非还解释了一番。

    “我知道,你做的是对的。”凌飞明白乔非心里想什么,便道。确实,乔非离开对他更好,朋友越多他顾忌越多。

    “刚刚我给你发的短信你看了没?”乔非问道,“唔,不过你都没事了,那些也不管了。”

    “看到了。”凌飞道,其实不用看从陈瑾浩他们的话中就能推测出来。

    “哎……凌飞,今天我真是……”乔非心中内疚,如果不是他找凌飞过来就不会遇到这样的事。

    凌飞含笑摇头:“你不必多想,有没有你都会是这样的局面。”袁立宏与陈瑾浩处心积虑安排好一切,今晚他怎么都得来,即便没有乔非也会利用其它方法将他叫过来。

    乔非心中的愧疚凌飞都能知道,这让他心中微暖,并不责怪于他。

    和乔非聊了几句放下电话,过段时间应该就能放下心结,凌飞也不怎么劝,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乔非即可。

    凌飞坐在床沿望着天花板,良久后起身走到阳台,由山顶俯瞰而下,新城尽入眼底。新城的夜很美,从这里往下看深有感触。满城霓虹,星星点点,点缀黑夜下的新城。

    “真好。”凌飞轻声道,战场的夜是死寂的,新城的夜是充满活力的。

    凌飞凝视许久视线稍一瞥,发现右边的阳台上是唐娉婉,两间房位于同一侧,阳台自然也在同一侧。

    唐娉婉穿着单薄紫色丝裙,曼妙身姿单薄纱裙根本挡不住,玲珑体态婀娜多姿,于寒风中斜倚落地窗台凝视夜空。凌飞看的是新城,唐娉婉望的是星辰。

    凌飞走到唐娉婉那一侧,轻声问道:“穿这么少不冷吗?”

    唐娉婉收回视线:“一般。”

    “别感冒了。”凌飞道。

    “……”唐娉婉又抬起头,望着星空。

    啪!

    唐娉婉闻声望去,凌飞竟是从那边跳了过来,她黛眉一皱。

    凌飞走到唐娉婉身旁,脱下外套搭在唐娉婉身上:“别多想,我是为自己好,你着凉心疼的可是我。”

    “滚!”唐娉婉红润的樱唇轻启,吐出一个字。不过倒也没有扔了凌飞的衣服,披着不厚的外套靠在窗台,依旧凝视星空。

    “哈哈。”凌飞大笑,和唐娉婉一样靠在她旁边的墙上。

    空气安静了,静谧的环境下两人都不发一言。就这么静静靠着,不知两人是何想法。

    凌飞侧眼望着唐娉婉,她完美无瑕的侧颜是那么的美丽,清冷而又柔和的面部线条,如同月夜精灵,动他心弦。真美!

    唐娉婉似有所感,也侧目看凌飞,两人视线交汇,对视片刻。凌飞坦然相视,唐娉婉却有些慌乱移开视线。

    “睡了。”唐娉婉转身回房,啪地一声关上落地窗,锁死!

    凌飞望着唐娉婉略有些虚慌乱的步伐会心而笑,还是个羞涩的妮子,感觉上来看她真没有谈过恋爱,很多方面跟个纯情少女一样。

    看到唐娉婉在床上躺下凌飞才移开视线,走到护栏前,支着下巴沉思起来。今晚之事他的气可没全消呢,袁立宏教训了,陈家可还没有!袁立宏那一下绝对让他脑震荡,变成植物人也不是没可能,而陈瑾浩仅仅是头皮受伤,太便宜他了!这两人欲置他于死地,他绝无轻饶二人之想。

    深思半晌,明月徘徊,已至牛宿。凌飞仍无半分睡意,除陈家之事外他还有很多事要办,诸如托付展天啸的医药公司,以及言老之托。

    目前最大问题还是陈家之事,陈景山的记恨对他很麻烦,即将开始的医药公司因此受阻也不无可能,这一点需要考虑。还有唐娉婉的事,陈家上回就迁怒唐娉婉,今晚之后说不定还会如此,因自己而起凌飞不会坐视不管。

    冬夜很凉,即便是东南方到了现在也有些彻骨。凌飞感觉到发凉才回过神来,看了眼房间内的唐娉婉,轻轻扬起嘴角翻身回了房间。

    凌飞离开唐娉婉睁开眼,望着已经空了的窗台闭上眼,不知明天还会遇到什么问题,陈家的手段层出不穷,她的心真的很累。一切都是因凌飞而起啊,按说自己该恨他的,可是,每一次又是他站在自己身边帮助自己,让她对凌飞真的很复杂……

    哎……

    不知是谁一声轻叹,带着无尽幽怨哀愁,其实冰山也是柔软的。

    ……

    次日,凌飞很早就起床晨练。

    晨练完毕凌飞翻墙跳到唐娉婉那边看了看,她还在睡,凌飞想了一会儿下楼进厨房做早餐。做早餐这事他并非完全绝缘,前一世他为那个女人做过。

    拿起陌生又熟悉的厨具凌飞略微愣神,回忆起过去种种。当时的心情和现在是一样的么?

    片刻凌飞重新回过神,在橱柜中找出一些食材开始料理。

    凌飞做得好不好?其实一般,偶尔才做一下,不过当年还是有练过的,手艺不至于太生疏。

    唐娉婉家里食材少得可怜,凌飞只找到面条和几个蛋。想来也是,唐娉婉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做饭,含着金汤匙出生,要吃饭就去饭店,那才符合她的身份。或者直接家里雇个厨师,再简单不过。

    想到厨师凌飞顿了顿,扫了眼冷清的屋子,上次来和这次来都没看到任何人,好像这个屋子里就只有唐娉婉一个人一样。想想唐娉婉的性格,说不准还真的只有她一个人。

    一个人住着这么大一间空屋子,唐娉婉也真是够胆大,作为女孩子很不错。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