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三人走出奥斯丁酒店,陈景山淡淡道:“不送。”

    “不送怎么行。”凌飞笑道,“二三楼窗口的几个家伙估计qiāng口还对着我,你一走一qiāng崩了我,还是多送送的好。”

    陈景山眯眼:“年轻人,别过分。”

    “过分吗?”凌飞笑了,“如果陈书记不想我更过分的话,最好顺着我的意思来。”

    陈景山面色微沉:“我已经送到这里,你该知足。”

    “不好意思,不知足。”凌飞似笑非笑,“都不是蠢人,又何必做麻烦事呢,直接跟我走便是。”

    凌飞不到安全之地不放过陈景山,这一点是肯定的,凌飞绝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陈景山盯着凌飞看了片刻,高声道了一句:“好!”不论出于什么原因,他都不会放过凌飞了……让他如此一退再退失了面子,这种人不可留。

    凌飞显然知道,却毫不在意,陈瑾浩的事情就让陈景山够恨他,再多加点也无所谓。

    唐娉婉是开车来的,凌飞就带着陈景山去了停车场,直到凌飞和唐娉婉坐上车,凌飞才放陈景山离开。

    今天是凌飞开的车,他直接坐上驾驶座的。放开陈景山便启动车子疾驰而去,速度极快!在停车场里也如飙车一般。

    陈景山一直看着凌飞的车子离开低声念叨了一句:“行事谨慎,胆大,行事果决,是个人才。可惜了……”

    ……

    凌飞开车很快尤其是在奥斯丁酒店出来这段路,全程飚速。他这是为了安全,他不知道是否有人拿qiāng瞄准了唐娉婉的车,如此快速才能更有效躲过不可预测的攻击。

    一个掉头远离奥斯丁酒店凌飞的车速才缓下来,凌飞扭头轻声问道:“我们安全了。”

    一扭头凌飞才发现唐娉婉在盯着他,那双清冷的眸子里尽是怪异,他笑问道:“怎么了,怎么看着我。”

    “你,到底是什么人?”唐娉婉忍不住发问,她和陈景山的想法一样,从凌飞的表现来看他怎么都不像是一个普通人。而且她了解得更多,凌飞不止心态、武力上厉害,医术也是超凡。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才能培养出凌飞这样一个人!

    凌飞笑容浅浅:“你的男朋友啊。”

    “别开玩笑,说认真地!”唐娉婉很想了解凌飞,这个谜一样的男人。

    凌飞目视前方,速度渐渐放缓:“记得我说的话吗?”

    “什么?”

    “你对我好奇,我很开心。”凌飞浅笑,“对一个人好奇是爱情的开始。你想了解我,证明你对我有兴趣。”

    “……”唐娉婉没说话,虽然她想否认,可她确实对凌飞好奇。

    凌飞顿了片刻:“你真想知道?”

    唐娉婉清冷的眸子透着几分期许:“不错。”

    凌飞笑着:“下周就是我们学校的圣诞晚会,我之前就预约了你圣诞夜,来看我的表演,你觉得怎么样?”

    “和我所说有何联系?”唐娉婉语气冰冰。

    “没联系啊,我只是想在那天见到你。”凌飞道。

    “没空。”

    “随便你,我只是说我的想法而已。”

    “……”唐娉婉,凌飞显然不想正面回答。

    车中陷入沉默,车子又驶了一段,唐娉婉问道:“以后怎么办?”

    “我吗?”凌飞笑了笑,“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我自有打算。陈家两父子而已,要动他们还是很简单。”

    唐娉婉蹙眉,凌飞老是这么爱吹牛,怎么解决,那可是陈景山!

    凌飞若想杀人,谁也挡不住。擒贼擒王,只要杀了这两人一切问题迎刃而解。不过,难度系数还是挺高,陈景山住的地方不好潜入,肯定还是探头密布。若是毫无顾忌的凌飞冲进去直接杀人便是,现在的凌飞顾忌太多,有唐娉婉、有展家,宿舍的几个兄弟都会被连累。

    陈瑾浩陈景山如芒在背,凌飞当然是欲除之而后快,可现在的他已不是孑然一身,他行事若被发现唐娉婉等人极有可能陷入危机,需三思而后行。

    目前可以先缓缓,毕竟陈家危及不了他的性命,没必要冒着风险强行去杀人。

    凌飞开着车往云顶山而去,开到一半凌飞突然想起乔非。乔非刚刚跑哪去了?似乎没在里面看到他。

    ……

    奥斯丁酒店,十七楼会场内乱作一团。无数保安医务人员冲上来,抢救袁立宏与陈瑾浩两人。两人的伤都很严重,陈瑾浩头皮被撕裂,又怒气上冲,血流过多。袁立宏更恐怖,凌飞那一下极有可能造成脑震荡,如此恐怖的冲击力变成植物人也不是不可能。在凌飞三人下楼后奥斯丁酒店专门的医务人员纷纷上来救治,这两人死一个后果都不堪设想啊!

    重新上楼的陈景山面如湖面,波澜不惊,看到陈瑾浩和袁立宏也没有丝毫表情变化,平静指挥了一下,在场面稍微平静后他主动走到乔经亘面前。

    “陈书记。”乔经亘微微躬身。

    陈景山淡笑:“经亘,坐,我们聊聊。”

    乔经亘心中浮现淡淡的不妙,依旧笑吟吟坐下:“陈书记有什么话要问我吗?”

    “嗯,是有几个问题想向你了解一下。”陈景山颔首。

    “您说。”

    陈景山手指轻敲桌面:“令郎似乎是与凌飞一个宿舍对吧?”从袁立宏给的消息中陈景山知晓这个消息……

    乔经亘犹豫片刻道:“是的,不过陈书记,我儿子和他没有关系,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并没有……”

    “诶,经亘别着急,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不会牵怪令郎。”陈景山笑道。

    陈景山这么说乔经亘也没放下心,这头老狐狸的话怎能轻信。

    “我只是想了解一下这个人而已,令郎和他至少是舍友,应该会了解一些。”陈景山道。

    乔经亘也不能说不是,点头道:“您问,我知无不言。”

    陈景山道:“凌飞,是什么人?”

    “这……”乔经亘也有些怪异,“我听乔非讲过,他好像是个孤儿,两年多前来到新城。”

    “孤儿?”这两个敏感的字让陈景山心中怪异。

    “是啊,我也觉得奇怪。”乔经亘苦笑,从凌飞今天的表现来看,绝对不是普通家庭能培养出来的人,大场面上淡定自若,杀伐果决,胆大心细,身手超凡,这种人说是孤儿他怎么都不信。

    “相处这么久,令郎就没觉得凌飞奇怪?”陈景山问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乔非只是偶尔和我聊到凌飞,他们应该关系不是很好,比较少聊到他。”乔经亘反复强调乔非和凌飞关系一般,他太害怕陈景山的报复,他乔家和陈家完全就不在一个等级。

    陈景山似笑非笑,乔经亘的那点小心思他当然懂。他倒不至于迁怒于乔家,凌飞是凌飞,乔家是乔家。不过,从乔经亘脸上也能看出来,乔非确实是挺少聊凌飞,想要从乔经亘口中了解到更多应该没有,还不如直接问乔非。

    “经亘,给我留一下令郎的电话号码。”

    “啊?好好。”乔经亘哪敢说不,直接给了电话号码。

    陈景山看着手机手指轻敲桌面,突然轻咦一声,看向方才袁立宏倒下的地方。等一下,袁立宏说因为凌飞坏了奥斯丁酒店的规矩才想对他动手,可他的布局分明是想要置凌飞于死地,坏个规矩可不至于此。

    陈景山心中微动,袁立宏么,看来他和凌飞之间还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乔非、袁立宏,都得问。凌飞也得深入调查一番,这个年轻人恐怕不一般,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