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液由陈瑾浩头皮冒出,由头顶渗下,满面血污。血液沾染凌飞的手,一双血手更显恐怖之意。

    “疯了,疯了!”乔经亘面容苦涩,心中纠结。

    周围更是议论纷纷,凌飞之举完全不将陈景山放在眼中,无所顾忌。

    袁立宏错愕片刻笑容更冷,凌飞的举动出乎他预料,却往他想要的方向发展。如此一来凌飞更得罪死陈家,甚至这回得罪的是陈景山!宾客满堂之下,不将陈景山放在眼里,还要杀他儿子!以陈景山的脾性怎能容忍?这位铁血手腕的政客动起手来可不含糊,有意思了。

    陈景山一步步走过来,即便此刻脚步也未有丝毫慌乱,龙行虎步,气势慑人。双眸如电,利光闪闪。

    凌飞目不斜视,盯着陈景山掐着陈瑾浩的手不断抬高。陈瑾浩已无力挣扎,腿已经垂下,手臂都无力抬起,虚抬着。

    “放开!”陈景山威严十足的声音多了几分沙哑。

    凌飞神情冷漠:“我说,迟了!”

    陈景山眼中怒火足以燃破九重天,压着爆发的怒意,面色如九幽之渊般沉寂:“给你三秒时间,否则今日之后任何与你有关之人有关之物,都将毁灭。”

    语气冰冷得能冻僵一切,陈景山的脸色也表示他所言非虚。陈瑾浩是他疼爱的独子,若陈瑾浩有个三长两短,他定会疯狂报复,不死不休!

    陈景山是铁腕政客,他从不服软,面对里一干政敌从未低下头更甭说凌飞!让他说软话放过陈瑾浩,不可能!

    凌飞不为所动:“今日之后也得我有今日才行,你们准备万全,杀不杀他你们都将对我出手,我又何必留情?今日死局,我没法逃,那就拉你们所有人给我陪葬!”

    凌飞的性格比陈景山更硬,既然今天是无解死局,那么他就杀光所有人给他陪葬!

    陈瑾浩疯狂,凌飞更疯狂!陈瑾浩敢杀这里宾客,凌飞就敢拉所有人替他陪葬!这便是他解局之法,连棋盘都毁了!

    凌飞声若洪钟,震得陈景山袁立宏心颤,这个家伙还是小看他了。心够狠,意够绝!不过,陈景山可不是一句话就能让他屈服的角色,他的强硬是出了名的。

    这一声很大,周围所有人听在耳中,瞬间哗然,议论纷纷。能够身居高层之人没几个是蠢货,之前的一系列场面要是还猜不出来一些什么才是笑话,这时候凌飞的这番话让他们动容,难道还要波及到他们身上不成。

    唐娉婉安静看着,一言不发,现在的局面寻常方法已无法解局,凌飞这般疯狂的方式或许是最好的办法。

    陈景山没有说话,盯着凌飞,视线没有一丝偏移看向自己儿子的意思。

    “你大可一试。”陈景山淡漠道,“看看你胆子是否够大。”

    凌飞稍稍眯眼:“我也想看看你的心理承受能力有多强。”

    袁立宏皱眉,这两人杠上了。陈景山在赌,赌凌飞没有胆子杀陈瑾浩,在赌凌飞怕死,如果杀了陈瑾浩等待凌飞的是无穷尽地疯狂报复,他杀了陈瑾浩等于是同归于尽。凌飞也在赌,赌陈景山对陈瑾浩的感情,自家亲子性命难道能说放就放不成?

    这两个都是硬脾气,谁也不愿退让,都想让对方退一步。对陈景山而言退一步儿子无恙,凌飞安然离去。可若凌飞退一步陈瑾浩无恙,他能不能出这个门还得看眼色,论形势凌飞更不堪一些。

    两人针锋相对,不肯退让。凌飞显得坦然,手里还抓着陈瑾浩,按照这进度不出几分钟真能捏死陈瑾浩,他倒是想看看陈景山能硬刚到什么程度。他的处境不堪,可心理上占优。

    半分钟,一分钟,一分半……

    陈瑾浩舌头伸得很长,脸色涨得发青发紫,眼球暴突。全身已经没有挣扎的气力,憎怨的目光死死盯着凌飞,誓要化作恶鬼也缠着他不放。

    而凌飞依旧抓着他的脖子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毫不动摇。

    陈景山眼神中闪过一抹多年未见的慌乱,眼前这个年轻人心理素质超乎他的想象。他的气场与自若的神态,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会虚,加上自己足以毁灭凌飞一切的强大能量,几乎达到百分百的威慑力,可凌飞毫不动摇。

    凌飞不动摇陈景山便面临最大危机,陈瑾浩是他独子,对其百般疼爱。儿子受点小伤都心疼,怎忍心看他死去,现在他被逼到了绝境。

    陈景山忍不住了,他强势的性格在儿子性命面前也得败退,心中一横沙哑着嗓音:“放开他,我让你走。”

    “呵。早这么来不就得了。”凌飞手松开一些,陈瑾浩终于是呼吸到新鲜空气,大口喘气。

    陈景山心也松下来,儿子幸好无事,不然他该如何面对九泉之下的亡妻。

    凌飞淡笑:“陈书记,你说出来的话可不要反悔。”

    “哼,我还要这张脸。”陈景山哼道。

    脸皮这样东西对于公众人物尤为很重要,尤其是陈景山这样的人。

    “可惜,你要脸,我却不信。”凌飞淡笑,“你说让我相信就相信,凭什么?我一出门你反口下令,我被打成筛子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陈景山脸色冷淡:“你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呵。”凌飞笑了,“这话应该是我对你说才对,我要杀陈瑾浩易如反掌,你以为我是在开玩笑。”

    “你敢!”

    “你大可试试!”凌飞分毫不让。

    让人这般威胁陈景山多少年没有碰见过,可此刻却毫无办法。从凌飞方才的出手速度来看,想要短时间取他父子二人性命易如反掌。

    袁立宏立于一旁心思阴沉,凌飞的强势让他越发不安,不安的原因在于凌飞的表现,从这样的表现能看出凌飞不是一个普通人,甚至可以说是一个优秀的年轻人。对他而言凌飞越优秀越难受,毕竟是凌家子弟,即便庶出,过于优秀也不是没有凌家将他带回去的可能性。届时,要动他轻而易举。

    所以,不管今晚结果如何都要将消息压下来,不能传出去!

    “你想怎样!”陈景山一退再退。

    “简单,你们父子其中一个跟我一起下楼即可。”凌飞淡笑,“我也给足你们面子,就不押着你们下去,免得难看。”

    陈景山眼露怒色:“妄想!”

    “好,那就一拍两散,你们全死这里。”凌飞耸肩,“我贱命一条,你是即将高升的新城市委书记,我和娉婉两条命换你们这里这么多人带上你这个新城市委书记,值了。”

    陈景山再沉稳的性格此刻都有些忍不住,凌飞就仿佛是个臭棋篓子,棋局之上就胡来,明明是安排妥当的局面,却将棋盘整得一团乱。破局方式就是掀棋盘,根本不按常理来。

    唐娉婉深深望着凌飞,她不知凌飞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想出这个办法,还是深思后突发奇想想到这个主意。从目前来看的确是最佳办法,正面突围是死局,唯有这种解局方式最巧妙。

    陈景山心中火气蒸腾,恨不得撕了凌飞。

    “那就一拍两散!”地上的陈瑾浩慢慢缓过劲,头重脚轻晕晕乎乎站起身,盯着凌飞,“要死一起死!”

    “好说,让你死在我前头很容易。”凌飞毫不在意,“可你就能确保你的那群酒囊饭袋一定能杀了我?没了你们的命令他们应该不会对婉儿动手,只要对我一个人出手,我可不认为能杀了我。”

    “那就连那条母狗一起杀了!”要说疯狂陈瑾浩是彻头彻尾的疯狂!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