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小兄弟,怎么样?”展天啸小心翼翼问道。

    “好了,老爷子,您把衣服穿起来吧,天气冷免得受凉了。”凌飞道。

    展老边穿衣服边问笑道:“小兄弟,是不是看出我命不久矣了?”

    这位老人把生死看得真的很淡,仿佛置身事外一般,明明是自己病重,他却能如此平静置之。

    展鹏展天啸两人紧张看着凌飞。

    凌飞绷紧的脸微微松开:“如果说我再晚来十天半个月,可能真的命不久矣了。”

    “什么!”展鹏瞪大眼睛。

    展天啸闻言却是喜道:“言外之意是小兄弟你有办法救我爸吗?”

    凌飞点头:“不成问题。”

    “太好了,我就知道找你没错。”展鹏喜不自禁,展天啸亦是如此。看到儿孙都这么开心,展老也露出笑容,他笑不是因为自己的病情有救,而是儿孙开心,他也高兴。

    “在此之前我有点问题要问问你们。”凌飞又皱起眉。

    “什么?你问。”展天啸道。

    凌飞想了想道:“你说老爷子是这半年来才开始经常昏迷对吗?”

    “嗯,准确来说应该是七个月前。”展天啸想了想道。

    “那,这七个月之前你有没有请什么人来照顾老爷子?”凌飞再问。

    “有两个。”展鹏道,“是我给爷爷找的。”

    展老看着凌飞沉思的模样不禁问道:“小兄弟,你问这个做什么?这和我的病有关系吗?”

    凌飞抬眼,眼中似闪烁亮光:“有,而且关系很大!”

    “怎么说?”展天啸问道。

    “你们知道老爷子是什么病吗?”

    展天啸摇头:“不知道,头部检查过好多次,没发现有什么异常,请来的医生也什么都没发现。”

    凌飞淡淡道:“如果检查头部,当然查不出来,请来的医生如果将重点放在头部,肯定也查不出什么来。老爷子时常昏倒的病和头部没有任何关系,他是中毒了。”

    “中毒!”展鹏一愣,“怎么会,饮食都有严格的监管才对。”

    展老目光奇异,似是想到了什么,这位叱咤商场多年的商人脑子不可谓不灵活,人虽老脑子还在,第一时间就猜到了什么。

    “等等!”展天啸眉头紧锁,表情严肃,“刚刚你问七个月前有没有人来照顾我爸,你的意思难道是……照顾我爸的人是下毒者!”

    “不错。”凌飞给了答案。

    “混账!”展天啸大怒,“是哪个王八蛋!有种就对我出手,竟然敢害我爸!”

    展天啸接了父亲的班,在商场纵横多年,手腕之强大比之乃父有过之无不及,让鹏飞集团事业再次攀登。一路走来树敌无数,眼下的事情他只能够想到是竞争对手干的!

    “七个月前,七个月前!言正霆,薛渭水,蒋长英!”展天啸一下子念出三个名字,“是哪个王八蛋。”七月前有过竞争且结下仇的就是这三人,展天啸一瞬间就想到。

    “该死!”展鹏也怒喝一声。

    “刚刚我一摸老爷子的脉搏就感觉不大对劲,舌苔白而厚,痰湿较重,舌苔内里还泛着淡紫色,应该是寒性毒药服用所致。这是某一种慢性毒药,且长期服用,毒性深重,导致身体泛起淡紫色斑点。这斑点很像老人斑,容易被忽视,其实是积毒过深凝出的毒斑。之前你说的呕血,是到了临界的表现,下一步就是死亡。”凌飞解释着。

    “长期服用!”展天啸眸光如电,“老马,小吴!”

    展鹏咬着牙,老马和小吴这两人便是他七个月以前找来照顾展老的人,他本意是想让他们照顾好爷爷,可没想到……

    展鹏面部挣扎,自责无比。展老瞧见展鹏的神色,轻轻抚摸他的头发:“孩子,不用自责,爷爷没事,小兄弟不是说了吗,有救。”

    “凌小兄弟,真的有办法救吗?你说,你想要什么,只要你能救回我爸,让我把公司股份给你一半都行。”展天啸忙道。

    “办法自然是有的。”凌飞道,“用明心手点遍周身大穴将毒斑中的毒液化开,再服用我开的药即可。”换做任何一个医生凌飞都不觉得他们能够救回展老,单是毒血成斑这一点都能让他们束手无策。就因为碧落明心手的存在,他才有信心救治展老。

    “需要什么药,你说,我现在就派人去找。”展天啸急道。

    凌飞微笑摇头:“不急,这一时半会儿没什么事。”

    展天啸长舒口气:“不好意思,失态了。”

    “为人子,孝顺是常态,怎么能说是失态?”凌飞认真道。

    “那,现在要怎么做?”展天啸问道。

    凌飞扫了眼别墅内:“找一个房间,我替老爷子用一回明心手。”

    “凌飞,你不是说用了那个什么手再服药,现在都没药怎么就先用了?”展鹏闻言问道。

    “你们难道不想治老爷子的头疼病?”凌飞反问道。

    “嗯?”

    “老爷子的头疼和昏迷是两种病,昏迷是毒药所致,而头疼确实是当年落下的病根,用几次明心手便可将之根除。”凌飞道,只要用明心手将头部几处大穴点开即可,倒也不难。

    “头疼也能治!”展天啸喜道。

    “自然,这比起那毒斑来说算是小病。”凌飞道。

    “小兄弟,如此,多谢了。”展老笑着道,这位将生死都看开的老者,心态平和,无喜无悲。

    “老爷子放心,有我在,黄泉路上我也能捞你一把。”凌飞玩笑道,明心手全名碧落明心手,上穷碧落下黄泉,入了黄泉也能捞回来,这不是玩笑。

    “哈哈。”展老笑起来,“期待小兄弟的医术。”

    “鹏儿,带你爷爷和凌小兄弟上去。”展天啸道。

    “好。”

    展鹏扶着展老和凌飞上了楼,展天啸坐在沙发上脸色阴沉,他怒了,真的怒了!竞争对手无论用如何下作的手段能对付鹏飞集团他都不会暴怒成这样,可他们动的是他父亲!

    展天啸生出来没多久后母亲便去世,是父亲一个人把他拉扯大,父亲就是他的天,他将父亲视若高山。动什么都可以,一旦触碰他的家人就是在揭他逆鳞!

    “究竟是哪一个?”展天啸目光幽冷,带着湛湛寒意。

    展鹏将两人送到一间房内自己便走下来,脸色同样难看:“爸,该怎么处理那两人?”

    展天啸淡定道:“小不忍则乱大谋,别声张,权当做没发现。让我筹划一番,到时,让他们付出百倍代价!”

    展鹏重重点头:“竟然对爷爷做这种事,混蛋!”

    “他们两个今天刚好不在?”展天啸低语,似在问展鹏,又像是在寻思。

    “好像,每隔一段时间他们两个都会请假几天……”展鹏皱眉,以前没觉得有什么,限制看起来处处是破绽。

    “呵呵。”展天啸冷笑,“我们忍着,早晚有他们受的。”

    “嗯!”

    “鹏儿,说起来你这次发病反而给我们带来救星。”展天啸感叹道,“如果没有凌小兄弟后果不堪设想。”

    “是啊,不然爷爷就危险了。”

    展天啸想了想道:“对于凌小兄弟你有没有什么了解?”

    展鹏想了想道:“倒是有些传言,不过我觉得不大靠谱。”

    “说说看。”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