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凌飞前往学校,不出意外又迟到了。

    进班级后由后门进去,一进来就看见杨振宇在打瞌睡,凌飞走到他身边一巴掌扇过去。

    “靠,吓老子一跳。”杨振宇瞪了眼凌飞,“我说凌飞,这几天又跑哪去了,老不见你人。”

    “找活干去了。”凌飞随口道。

    “那今天总没事了吧,下午没课,我们去浪一圈?”

    “下午没空。”唐娉婉说了今天要见面,不知是什么时候,得把时间留出来。

    “又没空?”

    “嗯。”

    凌飞进来前头坐着的蒋旭看愣了,怎么回事?凌飞安然无恙来学校了?那晚凌飞被一群保安带走,奥斯丁酒店的规矩他很清楚,这种程度足以让凌飞半个月下不来床,指不定还会送医院,可现在竟然好好的来了学校。任蒋旭怎么想也想不通,为什么?

    “这小子真让人不爽。”坐在蒋旭身边的王明峰撇嘴,“最近狂了不少,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

    上周凌飞不时来班上,他的表现和以前完全不一样,更加淡定自然,在王明峰的眼里就是趾高气扬,装逼样!

    蒋旭没说话,想着凌飞的事情,无法理解的情况,奥斯丁酒店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凌飞有什么背景他并不知道?可他分明详细调查过,凌飞只是一个父母双亡之人,家中没有背景,并无特殊之处。

    凌飞刚坐下没多久铃声就响起,他迟到许久,时间都快到下课。

    “同学!凌飞同学!”

    老师刚说完下课,门口就有一个人往里面喊人,边喊边往里跑。凌飞抬头一看,竟是那日他用明心手所救之人,名字似乎叫展鹏。

    展鹏急急忙忙跑到凌飞身旁,大口喘气。

    “你叫展鹏对吧?”凌飞笑问道,“最近感觉怎么样?”

    “已经好很多了,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有好转。”展鹏喜不自禁,他的病他自己最清楚,医院经常提出寿命论,说他活不过多久云云,就因为上一次凌飞的救治便有了改变,让那些个庸医大为惊叹。

    “那就好。”凌飞淡笑,“不过你这病想要根除可不简单。”

    展鹏点头:“我明白,这病很棘手,不过我已经很满意了现在。”

    “诶,展鹏同学,别他说什么你都信。”王明峰含讥带讽地道,“那天只是他瞎猫碰上死耗子,同班一年,我们怎么不了解他,别胡乱给他治,出了问题麻烦的是你。”

    展鹏眉头微皱扫了眼王明峰:“凌飞同学,他是?”

    凌飞扫了眼王明峰:“一只苍蝇而已,不必管他。”

    “你!”王明峰怒目,冷哼一声,“展鹏同学,我可是提醒过你了,万一出了事可别怪我。”

    “王明峰,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杨振宇嗤了一声,“非得找存在感?”

    “杨振宇,别逼逼,谁知道凌飞那是怎么回事,不会治病乱来,要是出了问题谁赔偿,你吗?”王明峰喝道。

    “就算出问题和你有半毛钱关系?咸吃萝卜淡操心,能闭上你的嘴?就打嘴炮厉害,娘娘腔。”杨振宇嘲讽起来一点不比别人差。

    “你!”王明峰被噎住。

    展鹏没有被王明峰的话影响,对凌飞道:“凌飞同学,今天我来找你是想请你给我爷爷看病,你放心,有诊金的。”

    “好。”有诊金凌飞干嘛不去,本来就寻思着找份兼职,这不就来了。

    “啧啧,你还真敢找他去治病啊?不怕死。”王明峰还在嘲讽,“别没病给治出病来,展鹏同学,你最好长点心。”

    凌飞瞧也不瞧王明峰一眼:“大概什么时候去?”

    “现在就去。”展鹏立即道。

    “现在?行。”凌飞颔首。

    “靠,最近逃课比我都勤。”杨振宇吐槽了一句。

    “点名大业交给你了。”凌飞笑道。

    “去去去。”杨振宇扇扇手。

    “一个不要命,一个没脑子,装模作样的骗子糊弄傻子,出问题自己好好担着吧。”王明峰阴阳怪气地说道。

    展鹏眉头紧皱,这家伙有病吧?碍于凌飞在旁边他不想开口骂人。

    凌飞起身往门口走去,展鹏前头带路,走到王明峰的桌子旁他又开口了:“凌飞,别装了,瞎猫碰上死耗子一次拿去装装逼得了,还想再来一次?别祸害人家。”

    凌飞脚步停了,微微侧脸盯着王明峰。

    “干嘛,看什么?我说的难道不对?”王明峰坐在位置上斜扬着脑袋反问道。

    周围的同学都在看热闹,大家都知道王明峰嘴贱,在班里就很少有人愿意去和他斗嘴,他说什么不理他就是。看眼下这样子,有意思了。

    王明峰身旁的蒋旭安静看着书,从刚才到现在好像就没他这个人一样,对周围一切充耳不闻。

    凌飞看了王明峰片刻斜了眼蒋旭,冷笑一声突然伸手,像对待一只宠物一样,摸了摸王明峰的头。

    “你的狗,该管管了。”凌飞淡淡说了一句前头走去,回过头来的展鹏呆了片刻。

    蒋旭像是没听到一样,还是低头看着书。

    “好!”杨振宇在后头大叫了一声,不过班上太安静了,他这一声显得格外尴尬。

    “啊啊!”王明峰晃过神,抬起头大怒,“凌飞,我要向导员投诉,我要向主任投诉!”

    “随你便。”

    凌飞悠悠传来三个字,人已经消失在教室中。

    班里瞬间爆发阵阵喧嚣,议论纷纷。

    “哇,以前都没发觉,凌飞好帅啊。”这是一位女生。

    “好man,和王明峰这娘娘腔比起来帅爆了。”这是赞同者。

    “诶,你们说,校园网上说凌飞的事情是真的假的?”

    “不知道,不过,我相信是假的。”

    杨振宇托着下巴,嘿嘿一声:“没发觉啊,凌飞现在这么猛,看来还是上次被打了后觉醒了啊!”

    凌飞被打的事情他在宿舍里提了一句,所以舍友们都知道。凌飞性格大变,总得有个藉口,故而说了这么一句。

    展鹏和凌飞下楼笑道:“凌飞同学,干得漂亮。”

    “本来不想理他,看他嘴炮都打上天了,小惩大诫吧。”凌飞淡淡道,“不过,你真的信得过我?”

    “信得过!”展鹏点头,“我的病我最清楚,能有所好转一定是你的功劳,虽然我不知道你是用什么样的方法。”

    “或许真像王明峰说的那样呢?我只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凌飞停下脚步问道,“那天我可是什么药都没用。”

    展鹏笑起来:“那是他没见识,我的病看过不少医生,中西医都有,也见过不少国手对我施救,他们有的是用药,有的是用独特手法,并不是说没用药就不是治病。”

    闻言凌飞细看展鹏数眼,看来这展鹏家里也不简单,能够让国手施救,且懂得独特手法,不简单。

    “我一个年轻人,你会相信,不容易。”凌飞道,他实在太年轻了,展鹏原意相信他太难得。

    “此言差矣。”展鹏笑道,“燕京有一位女国手,名为秦妙心,她的年纪大概就和我们差不多,人家也是国手啊!”

    “哦?”凌飞挑眉,“如此年轻的女国手,难得。”凌飞之所以这么年轻有如此医术是因为记忆带来,这秦妙心能这么年轻就有此医术,可谓惊人。当然,前世他更多注意力放在体能突破上,且学习医术时年龄较大,如果从小学习未必会差了。

    “我爸爸就在学校外等我们,我们快点吧。”

    “嗯?你爸?”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