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众保安看着凌飞离去,保安们议论纷纷。

    “没想到,袁经理竟然会放过他。”

    “真令人费解,袁经理一向雷厉风行,行事果断,这一次竟然什么都没做。”

    “你们说,会不会是因为凌先生的缘故?”

    “唔?还别说,有可能!”

    “什么凌先生?”有保安不知道情况,问了起来。

    “凌子衿,凌家老大的二儿子。”一位年长保安悠悠说道,“凌家老爷子有五个儿子,大儿子叫凌文殷,目前从政。凌文殷生孩子也比较早,毕竟是当初的年代,所以,凌子衿也不年轻了。大抵快四十了,奥斯丁酒店这一块的生意都由他负责。”

    “tài zi dǎng啊!”

    凌飞没听到他们在聊什么,他走路比较快,早进了电梯。

    凌飞神色悠悠,眼中闪烁异样光芒,不知在想些什么。凌家么?

    重生得到凌飞的身体,他接受了凌飞的所有记忆,包括他的痛苦。开始时他觉得应该帮上一个凌飞报仇,等他实力恢复得差不多就会动手,比如杀了侮辱上一个凌飞的人之类的。那时的他这么想,可更多只是当做别人的事情,今天才算有了真切感受。

    在袁经理说出那番话时,那股源于记忆深处的痛苦刺痛他的内心。

    自记事起便活在阴影中,小小的房间内住着母子二人,白天干活,晚上还要经常受人折辱。隔壁凶恶嘴脸的佣人,凌文渊老婆手底下的恶奴,浑身上下的伤痕,夜里独自哭泣的小男孩。

    恶奴狰狞的嘴脸,佣人讥讽鄙夷的眼神,凌文渊妻子儿子的种种残忍行径,次次拳脚相加的恐怖,无数次午夜梦回惊醒,无数次噩梦缠身,哪怕来到新城,凌飞仍旧未摆脱曾经阴影,那一幕幕,刻入骨髓!

    这种时候他再无法将之当做另一个人的痛苦,那触及灵魂的痛他体会得很彻底,现在的他就是凌飞,没有上一个凌飞这一个凌飞的区别。那段想起来都能让身心颤抖的回忆,他无法释怀!充满黑暗的青春,苦难的过去,怎能轻饶!

    “呼……”凌飞仰着头,心中压抑着。

    咔咔咔!

    凌飞攥紧拳头,指节咔咔作响,眼神悠远:“以前我置身事外,现在我明白你的痛苦了,凌飞,你放心,我会帮你完成你想都不敢想的事!”

    “凌家,真的很厉害么?呵呵……”

    “叮——”

    这时,电梯门打开。

    “妹妹,你上次,呃……凌、凌,妹夫?”

    凌飞听到这声音看向前方,电梯外站着唐岳宇和唐娉婉两兄妹。唐娉婉看到凌飞无喜无悲,至少从表情上看不出情绪。

    凌飞复杂的脸色一瞬间恢复如常,情绪丝毫不显于外,淡笑道:“婉儿,你今晚怎么来了?”

    唐娉婉视线不着痕迹瞥过唐岳宇,清冷道:“有事。”在哥哥面前,该装还是得装,省得后面一堆麻烦事。

    “啊哈哈,妹夫。”唐岳宇挤出个笑容,上次他实在被打怕了,“你今天来这做什么?”

    “一个同学生日,过来吃了顿饭。”凌飞道。

    “是嘛,你也生日宴会啊,我刚刚听说谁生日宴会闹起来,保安都上去了。”唐岳宇和凌飞聊起来,看来是有意缓和和凌飞的关系。

    “哦,结果怎么样?”凌飞道,说得好像不是自己的事一样。

    “不大清楚,我想过去看,妹妹不想去就没去了。”唐岳宇遗憾摇头,“大概也能猜到,肯定没什么好下场,这么多保安都赶过去,闹事的人还想安然无恙?”

    “叮……”

    到一楼,凌飞准备离开,唐岳宇问道:“你开车过来的吗?”

    “打车。”

    “没开车啊,妹妹,要不你送他回去?”唐岳宇问道。

    “……”唐娉婉脸色冰冷,真是个好哥哥!

    “那就多谢了。”唐娉婉还没说什么凌飞先答应。

    要不是因为唐岳宇在这,唐娉婉铁定甩头就走,凌飞什么人呐这是。

    三人下到负一层停车场,唐岳宇瞅着凌飞道:“妹夫啊,上次的事情还请多见谅,以后都是一家人,那些不开心的事都过去了。”

    凌飞淡淡而笑:“应该的。”

    凌飞是个恩怨分明的人,说唐娉婉还债了就还债了,唐岳宇的事情就算过去。

    “嘿,那就让我妹妹送你吧,我有事先走了。”唐岳宇上了旁边一辆兰博基尼,摆摆手离开。

    望着唐岳宇离去凌飞道:“你哥挺识相。”

    “是胆子小。”唐娉婉回了一句走到一辆白色宝马旁,“上车。”

    “我还以为你哥一走你就不管我了,看来还是婉儿心疼我。”

    唐娉婉面若寒冰:“上不上?”

    “当然。”

    唐娉婉开车很快,半开的车窗劲风呼啸,扬起她如墨长发。轻轻遮掩于脸前,多了一抹潇洒与凌厉,配合她清冷气质,显得格外有魅力。

    “有顺风车就是好,不然就得打车回去了。”

    “没区别。”唐娉婉淡淡道。

    “对你没区别,对我这种下周伙食费还在老板手里的人当然有区别。”凌飞笑道。

    “……你没钱了?”

    “不然你以为呢?哦对了,婉儿,还有没有让我当男朋友的活?我挣点外快。”凌飞笑问道。

    唐娉婉黛眉一挑,扫了一眼凌飞,没说话。

    和唐娉婉玩笑了几句后凌飞也慢慢安静下来,望着车窗外出神,他在考虑替凌飞报仇的事情。那股压抑感依旧萦绕心头,那段痛苦回忆于心底隐现,难以释怀。

    凌家,无疑是个巨擘般的存在,让他实力够强进去杀个人再简单不过,可仅仅是杀人还不足以平息他的愤怒,他要的是彻底击溃凌家!他要那不可一世的凌家覆灭。那段痛苦入骨髓的回忆,怎能轻易放过那群人!

    然而,报复凌家谈何容易,那是屹立于华夏生物链顶端的存在!这些都需要从长计议。

    “是这里?”唐娉婉问道。

    “嗯?”凌飞回过神来,一扫周围,“没错,就这了。”

    唐娉婉打量周遭,是一个城中村,环境很差,天线乱拉、地上垃圾很多、房子老旧,很明摆写出脏乱差三个字。

    “里面车子开不进去,就这停,哦,你要不要进来坐坐?”凌飞问道。

    唐娉婉打量了一番,见状凌飞笑道:“算了,你一个女总裁,来这种地方屈尊了。”

    “没有什么屈不屈尊,走吧。”唐娉婉熄火拔出钥匙。

    “唔?”凌飞神色微异,“你还真愿意上来啊?”

    “不行?”唐娉婉反问。

    凌飞笑着道:“不愧是我看中的女人,这种品格很好。”

    “滚!”

    “哈哈,好了,不开玩笑,就算你想上去我也不方便接待你,上面太乱了。”凌飞道,“你是不是有话和我说?如果有话说直接在这里说好了。”

    唐娉婉停住开门的动作,想了想道:“周一,我们再合作一天。”

    “假扮男友?”

    “是。”

    “做什么事?”

    “到时你就知道。”

    “你……该不会是因为我生活拮据才帮我的吧?”凌飞右手撑在窗口支着下巴侧首望着唐娉婉问道。

    “下车。”唐娉婉清冷道。

    凌飞露出微笑:“真是可爱,而且善良。”

    “滚!”

    “哈哈哈。”

    凌飞回家,唐娉婉也离开。一进门凌飞就tuo guāng衣服跳进买来的药桶中,准备开始修炼。家里确实不适合让唐娉婉上来,一通药是怎么回事?

    凌飞躺在药桶中嘴角不自觉扬起,他对唐娉婉是越来越有好感了。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