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嫣然就在一旁,听到安若曦的话不由得问道:“你说什么?什么手?”

    安若曦轻轻抿嘴摇头:“没什么。”说没什么却紧盯着凌飞的手指,飞舞的手像是在跳舞,在她这个内行人眼里看得清楚,每一下都点在关键穴位,如此手法绝非凡人!并且,这个同学是哪里来的明心手?他是哪家后人?这部消失多年的古法竟然也会。

    明心手全名《碧落明心手》,是一种不世秘术,上一次出现已经是几百年前,若不是安若曦在家中古籍了解到一些此刻定然认不出。他究竟是什么人?那可是失传已久的明心手!神医易不全的独门秘术。

    安若曦声音很轻,刚刚周围的人都没听太清楚,更多的注意力估计是在她脸上。

    凌飞额间汗水密布,手部动作渐渐缓下来,似是后继无力。他心中无奈,这具身体还是太弱了,几天的修炼用一回明心手都做不到。

    明心手是凌飞雇佣军生涯中得到的除了归一决外最神奇武功,不仅是攻击之法还能疗伤。在得到明心手时凌飞也很惊讶,刚开始以为是手上的武功,学到最后才发现那是一门无上医术,其后附有前辈易不全留下的医术大全。

    得到明心手时凌飞刚刚成为雇佣军不久,依靠神奇的医术才能让他无数次险死还生,才有机会成为中东地区人人胆颤的头号雇佣军。

    安若曦紧紧盯着凌飞,看到他额间密布的汗水心中一紧,听说明心手极其耗费心力、体力,看来确实如此。明心手都如此耗费心力,那碧落明心手的最后一招碧落手又当如何?

    碧落手啊……安若曦沉寂太久的心都有些雀跃,看着凌飞眼中闪过一抹久违的亮光。或许,那是自己的机遇!

    “这家伙搞什么?诶,你们几个,赶紧把他拉开得了。再拖就真完蛋了!”

    “要不然安女神试试看,听说她医术不错。”

    “她不是还在学习中吗?这能行吗?”

    “总比那个凌飞要靠谱。”

    赵彦成皱眉不已:“你们都磨磨蹭蹭什么呢?赶紧把他推开送这位同学去医务室啊!真的想让他死不成?”

    “就是,你们还真以为那个家伙能救回他不成?”

    “得得得,装逼看得差不多了,赶紧拉开他。”

    时间拖得确实挺久了,众人不耐烦,再拖下去真得出事。而且凌飞还在他身上乱点,说不定情况还给他整严重了。

    “快过去拉开他。”

    有同学等不住上前伸手,安若曦见状急忙喊道:“都给我停下,别乱来!”只有她清楚,现在的凌飞已经到了最后时刻,这群人乱来那就完了。

    那位同学顿了顿,安若曦几步跑到他身边急忙推开他,挡在凌飞面前:“你们别乱来,不然就完了。”急促几句话让安若曦大口喘息,胸前起伏,仅仅只有几步路,却累得不行。

    安若曦的阻止令众人错愕,为什么安若曦这种时候会维护凌飞?

    “安若曦干什么?”江晓云不由得蹙眉,“出了事怎么办?”

    “她是不是和凌飞认识?干嘛维护他。”

    任嫣然不由得道:“可能,她是在帮助那个昏倒的同学。她是医学院的学生,我们不懂这方面的东西,她很清楚。”

    任嫣然此言让两女恍然,随即心头一膈,也就是说凌飞的做法是对的?他刚刚不是在装,确实是在救人?不,不是,肯定不是,那种家伙怎么可能真会医术,绝对是装的。人品那么差的家伙,绝不是好人。

    安若曦开口众人都住手,校花还是有些威信,说话好歹有人听。虽然是听了,心中不免怪异,安若曦是医学院的学生,难不成凌飞真在救人?

    赵彦成与蒋旭对视一眼,皆是皱眉,这diǎo丝竟然还会医术?

    “看来,周末得好好安排一下。”蒋旭冷漠道。

    “得和梁凡详细说说。”赵彦成哼声。

    凌飞的三个舍友面面相觑,在一起一年多了,大一一整个学年都不知道凌飞竟然有这技能。

    “不是吧,上学期凌飞生病也没见他用这种方法治疗,今天怎么就……”杨振宇惊讶。

    乔非深深看了眼安若曦,嘴中呢喃三个字:“明心手。”他是一个非常在意美女的人,所以安若曦一出现他的注意力都在她身上,安若曦所说的三个字他听了个清楚。安若曦是医学院学生,她所说必然有些内涵。明心手听名字就能知道是一种手法,看来老三也不普通啊……

    陆博看了片刻低下头摸出手机,目光偶尔扫过凌飞,不知在想些什么。

    凌飞的明心手到了最后时候,只见他最后用力一指点在昏倒同学的胸口,传来噗地一声。他如释重负坐在地上,满脸汗水,脸色发白,成了。他心中无奈,在以前的他面前死几百几千几万人眼皮都不会眨一下,现在竟然会在乎一只蝼蚁,挺可笑的。

    凌飞缓缓站起身,似乎也不错,以前的生活已经过去,做回一个普通人也可。他长舒口气却见一只素手伸上前来,雪白柔荑拈着一张纸巾:“给。”

    凌飞接过纸巾认真看看眼前的幽静的女孩,他微微一笑:“谢谢。”刚刚安若曦替他开口的话他也听见了,对这女孩他挺有好感。

    “卧槽。”有人吐槽,“安女神竟然给这小子递纸巾,他妈的。”

    “以这小子的变态,肯定几百天都不洗手了。”不乏嫉妒者。

    “哼,还不一定治回来呢,嘚瑟个什么劲。一阵乱来,谁知道那个同学怎么样了,要是出了事他全权负责。”

    “就是,看他那装逼样绝对是装的,哪会什么医术。”

    “这位同学到现在都没醒,肯定是出了问题了。”

    “喂,凌飞,你捣乱完了,待会儿人要是救不回来你准备怎么办?”王明峰高声问道。

    凌飞看也不看他,拿着纸巾擦着汗水。

    “喂,和你说话呢,听不见吗?”王明峰叫道。

    “对于早上出门没把粪吞下去的人,我没兴趣和他说话。”凌飞淡淡说了一句朝着门口走去。

    王明峰脸色涨红,怒道:“走?你走得了吗?这位同学出了事故,你负全责!”

    “咳咳咳——”

    一阵急促的咳嗽声传来,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昏倒的那个同学坐了起来,咳了一阵后长舒口气,抬起头左右而视。

    “这……真的好了?”

    “不是吧,他刚刚做了什么?你们看仔细了没有?”

    “凌飞有这么厉害吗?竟然真的治好了?”

    众人面面相觑,竟然真的醒了?大声呵斥的人都停了下来,看着往门外走的凌飞脸色臊红。凌飞竟然真会医术,而他们之前还百般嘲讽,这是在打谁的脸?那些出声讽刺凌飞的人皆是羞愧不已。

    “同学,你觉得怎么样?”老师在旁边问道。

    同学摸了摸自己的心口惊喜站了起来,一阵扭头看到凌飞急忙追上去,也不管身后的老师:“同学,谢谢,真的谢谢。”

    凌飞驻足,侧首问道:“觉得怎么样?”

    “很好!比以前任何一次感觉都要好。”同学重重点头,“感觉我的心脏病真的被治好一样。”

    凌飞点头:“那就好,待会儿的一千米你最好别跑了,免得出事你的心脏受不了。”

    “明白。”同学满脸激动,“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我?”凌飞扫了眼一众同学惊诧的脸,“凌飞。”

    “我叫展鹏。”展鹏兴奋得自我介绍道。

    “嗯。”凌飞不咸不淡应了一声转身离开,从任嫣然身旁走过去,看也没看她一眼,走出场馆。

    任嫣然一怔,回眸看凌飞,心中有些许惭愧,误会了凌飞,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嘁,臭屁什么,显得多厉害似的。”江晓云酸溜溜地道。

    “还不是故意装得很傲,想用这种方法吸引嫣然的注意。”林菀也道,“装作不理睬的方式来吸引嫣然的注意力,也有很多人用,跟谁不知道他什么心思似的。”

    任嫣然抿嘴,是这样么?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感觉怪怪的,感觉凌飞真的对她没有兴趣。明明情书事件大家都知道,凌飞对她的喜欢天下皆知。

    凌飞离开场馆内又一次哗然开来。

    “没想到凌飞竟然这么厉害。”

    “是啊,会不会是我们想错他了,刚刚安女神那么做是有原因的。”

    “安若曦就是看出他在救人所以才阻止我们的。”

    “瞅你们一个个,就知道嘲讽别人,人家是真牛逼都不知道。”

    “说得好像你没嘲讽一样,五十步笑百步。”

    “我……这不是因为太多他的黑料了嘛。”

    “我觉得网上说得不一定是真的,以前感觉他还可以啊。”

    “是啊,应该是有人造谣吧?”

    “不过话说回来,他刚刚是什么手法?”

    “问安女神啊,她阻止我们证明她应该知道点东西。咦,安女神呢?”

    “好像……追着凌飞出去了。”

    “跟上去看看!”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